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闪小说阅读网

看你想看,读你想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往事扫描——读斯洛文尼亚NinaIsteni je闪小说《对讲机》  

2014-10-22 14:21:00|  分类: 欧洲闪小说28项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童年往事扫描——读斯洛文尼亚NinaIsteni?je闪小说《对讲机》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付秋菊


  可以说,童年是我们生命中,每一个人最美丽的往事。
  扫描记忆:那些小小玩伴,那些可爱的小动物,那些大人们的忙碌,那些爷爷奶奶的呵护,那些自己虚拟的恐惧和那些婀娜多姿的烟雨蒙蒙……无不都在我们的记忆中摇曳和蔓延……
  中国关于鬼的传说,对于这种虚拟的东西,可以说是每个小孩都害怕的,说,人死后就变成了鬼,而鬼是一种看不见,摸不着的怪物,到底长什么样是谁也没见过,所以这就更增加了小孩的恐惧感。记得我奶奶去世的时候,我和爸爸、哥哥一起回到老家时,已经是夜里三、四点,奶奶已经入殓,黑漆漆的棺材摆在堂屋的中间,妈妈问我怕吗?我说不怕,是啊,心中的奶奶很慈祥,怎么会怕呢?可那种场面还是很瘆人的,我不敢去堂屋,一个人坐在烧火的灶屋里,看着红红的火焰壮胆,任妈妈怎么叫我也不敢去黑乎乎的屋子里睡觉,最后就在柴火堆里睡去了…...
  当然,西欧国家的信仰不一样,他们那边没有鬼,但恐惧依然还是存在的。
  来自“欧洲闪小说28”项目的作者NinaIsteni?je(翻译器译文:尼娜JAIstenic,斯洛文尼亚语),是斯洛文尼亚的美女,她的闪小说《对讲机》,也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童年里很恐惧的故事:
  因为按错了公寓邻居家的对讲机,妹妹吓得向姐姐求救,可“我”也害怕呀,因为那时的“我”才七岁,“我的脑子里一片轰鸣,好像陷入了恐惧的深渊。”
  “我”想藏起来,但“我”只得祈祷,“希望糟糕的事情不会发生。”
  此时,大门打开了,一个人灰色的胡子,油腻的头发在大声咆哮:“你们两个要是还不给我滚开的话,看我不出来把你们两个的头给砍下来。”
  当那个身影闪进公寓后,“我”幻想他可能去拿凶器去了,于是更加害怕,妹妹被爸爸抱走了,我只得躲进地下室里去……很真实、又很幼稚的童年,不过只是一句话而已,可文中的“我”吓得不轻,在地下室瑟瑟发抖时,才被爸爸“救”走……
  扫描童年,我们应该都有着同样的经历,那时候,父母就是孩子全部的世界,他们永远给孩子以呵护和慈爱,所以等长大了,中年了,老年了,父母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,都是难以割舍的。
  《对讲机》读起来的感觉是沉重的,但让我们读者能回忆童年的往事却又是快乐的,不妨,我们都来扫描一下童年吧!
  2014-10-22


  附原文
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讲机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inaIsteni?je


  我住的公寓楼里曾经有一位邻居,他家在楼下大门对讲机的按钮正好贴在我们家按钮的下面。我记得有一年的冬天,我和妹妹蹦蹦跳跳地往家里跑,当时我们也就是两个小姑娘,一个七岁,一个三岁。
  妹妹的小脸蛋冻得通红,她那顶蓝绿色小帽子的正前方绣着几朵小粉花。妹妹的小手指伸向对讲机,朝一个按钮摁了下去,却摁响了我家姓名贴牌下面的那个按钮。她猛地转过头来看我,蓝蓝的大眼睛是泪水盈眶,她冻僵了的手指紧紧地抓着我。而我也不过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姐姐,我的脑子里一片轰鸣,好像陷入了恐惧的深渊。“现在怎么办?”我和妹妹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觉得无比害怕。我们吓得瘫在一个地方动弹不得。我们只想离这里远远的,跑到某个角落躲起来,汽车后面,大街上面,随便什么地方。
  我祈祷着,希望糟糕的事情不会发生。“我以后再也不去按对讲机了。爸爸!妈妈!”我的脑袋里不断回荡着按铃声。一楼右边的大门打开了,一条通向楼顶的楼梯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灰色的胡子,油腻的头发。“你们两个要是还不给我滚开的话,看我不出来把你们两个的头给砍下来。”那个男人叉着腿站在那儿,面容狰狞,张着血盆大口。这声音足以穿透入口的玻璃大门。“她就是弄错了,摁错了按钮。”我真想大叫,却不敢叫出声,只能憋在心里,我们两个像石头一样站在入口处深灰色的水泥地上不敢动弹。
  那个身影闪进了公寓,门砰地一声关上了。“他可能去拿刀了,或者是手枪,现在该怎么办?”眼泪不争气地从我们俩的脸上流了下来,随后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。“谁?”栏杆后面出现了父亲的身影,可能他听到了尖叫声。“就是按错了按钮。”我说。爸爸把妹妹揽在怀里,把她抱上楼,他们两个很快消失在栏杆的后面。我早就吓傻了,自己一个人可不敢跟着他们两个上楼。“要是他去拿刀了呢?要是我走的时候他正好回来了呢?要是他站在那扇门后面等着我?”
  我沿着楼梯往下走,朝地下室走去,小心翼翼地关上棕色的大铁门,好让别人都听不到声响,不会跟着我。我赶紧跑到自行车库房,关上门后靠着大门蹲了下来。我的脸上流满泪水,咸咸的。但是我却不敢哭出声。“要是他听见了我的哭声怎么办?他会来这儿找我,跟着我,手里还拿着刀,然后把我的头砍下来,就像他平时说的那样。”我屏住呼吸,悄悄地听着模糊的脚步声。我把整个身子蜷起来。“真希望爸爸也能来找我,他个头那么高大,肯定不害怕。”楼梯间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地下室的大门打开了。那个人在地下室里面走来走去。“要是他可怎么办?”大门关上了,发出金属特有的“砰”的一声。他已经越来越近了。门上的金属灰色大锁被摘了下来,我身前的木门被慢慢打开,射进来的光线映出一个人的身影——是爸爸。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